培育大型賽事體育運動官員:馬來西亞觀點

文/馬來西亞青年及體育部政策規劃司Ibrahim B. Mohd Yusof 副秘書長

簡介

馬來西亞青年及體育部(Ministry of Youth and Sports of Malaysia)始於1953年,當時公共福利部(Department of Public Welfare)轄下成立文化司(Culture Division),負責處理馬來西亞境內所有青年事務。其後,文化司於1964年被劃入資訊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在此同時,隨著馬來西亞青年組織活動持續發展,資訊部轄下另設青年司(Youth Division),以推廣和監督這些活動。不僅如此,體育司(Sports Division)也隨業務需求應運而生,並與青年司同屬資訊部管轄。

1964年5月15日,馬來西亞在歡慶國家青年節(National Youth Day)的同時,政府創建了青年及體育部。1972年,伴隨其轄下文化司的成立,青年及體育部被更名為文化、青年及體育部(Ministry of Culture, Youth and Sports)。1987年,文化司被改編至文化、藝術及旅遊部(Ministry of Culture, Arts and Tourism)轄下。之後,文化、青年及體育部恢復其最初的名稱,亦即目前的青年及體育部。

青年及體育部的核心目標在於推動馬來西亞境內的青年及體育發展,該部門有兩項目標:其一為強化人力資本和激發青年最大潛能,以作為日後實現願景2020(Vision 2020)及之後願景目標的發展動力;其二為透過將運動納入全民日常生活中,使馬來西亞蛻變為以體育聞名的國家。

國家青年及體育部(National Department of Youth and Sports)是秘書長管轄下的核心部門之一,在馬來西亞各州皆設有辦公室;其主要職責為依循部門願景,從事青年賦權與發展工作、推廣基層體育活動,以及鼓勵青年加入志工行列。秘書長轄下的體育委員會(Sports Commissioner)和青年團體註冊局(Registrar of Youth)也在體育活動及青年事務發展上,進行密切合作。

為進一步實現其願景目標,馬來西亞政府指派四個聯邦機構支援青年及體育部的業務工作,而這四個機構亦直接向秘書長進行彙報,上述機構包括:以發展優良體育運動及培育優秀運動員為職責的國家體育理事會(National Sports Council);負責體育科學研究及發展的國家體育研究院(Malaysia Sports Institute);專門監督公共體育設施營運及維護作業的馬來西亞體育場機構(Malaysia Stadium Corporation);以及從事馬來西亞青年發展研究工作的馬來西亞青年研究所(Institute for Youth Research)。青年及體育部亦負責管理包含1971年《馬來西亞國家體育理事法》、1997年《體育發展法》、2007年《青年及社會發展法》、2010年《馬來西亞體育場公司法》、2011年《國家體育研究法》等5項重要法令,以及《國家體育政策》與《馬來西亞青年政策》等2項主要政策。這些文件是規範馬來西亞境內青年及體育活動的指導方針,並且會視需要適時進行修正,以因應不斷變化的情勢與需求。除此之外,馬來西亞政府也按照其國家政策制定發展計畫與策略,以全力支持國內各項發展工作。

培育馬來西亞體育專業人才

馬來西亞的國家體育政策(National Sports Policy)是國內的主要體育發展政策,旨在建立運動文化,盼透過廣泛的社會參與,以及在國際體壇上取得佳績等做法,來強化並整合國內各項體育業務。該政策將部分重點放在能力建構,建構之項目包括創造體育就業機會、鞏固體育產業,並藉由活躍的體育生態系統來促進良好的管理機制,以及專業的體育機構。然而,體育生態系統既多元又複雜,為了達成上述目的,得先打造一個強大且充滿活力的體育系統,且該系統不但要具備持續成長和發展的潛力,還必須能夠與來自體育及非體育產業的夥伴共同合作,以達成最理想的結果。

全球體育產業持續壯大,也因此創造出許多就業機會,連帶提升對於體育專業人才的需求。馬來西亞培育體育專業人才的方式,是透過其活躍的體育生態系統,將所有與體育相關的管理機構及私人產業結合在一起,並在政府政策的支持下,攜手合作以擴展馬來西亞的體育產業規模。其中,私人產業至今已培養出眾多體育專業人才,特別是體育賽事及企業業務方面的管理人才。另一方面,青年及體育部也派遣官員參加體育管理課程,以增進其規劃和決策能力,並藉此在體育專業人才的培育上,貢獻一份心力。許多基層的計畫也同步進行中,例如以促進大眾體育為宗旨的認證指導員培育方案,便是針對一般民眾、大學生、體育協會,以及感興趣的人員而設置的。至於高階認證計畫方面,國家體育研究院與國家體育協會(National Sports Associations)以及高等教育部(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合作,針對表現傑出的體育教練、專項運動教練,甚至是學校體育教師,設計相關的認證計畫,這些專案項目皆有助於提升馬來西亞體育專業人才的技能與資格。

此外,體育委員會也針對體育協會及社團辦理能力建構計畫,協助其提高專業能力與知識。在體育委員會的管轄之下,馬來西亞境內有超過9,000個登記在冊的體育協會及社團,這些組織是馬來西亞在培養體育專業人才方面的重要資產,其作用包括:提供培育教練和官員的人才儲備平台、籌辦具代表性的體育活動、提供地方進軍全國及國際體壇的機會與管道、實施重要的國家體育計畫,以及舉辦國際體育賽事以刺激高水準的競爭風氣。儘管有些體育協會可取得的資源相對有限,特別是由志工團體所管理的地方社區體育社團,但他們仍舊致力於發展當地的體育產業。

如上所述,馬來西亞的政府單位、體育機構、體育協會、私人產業,甚至是志工團體都一同肩負著培育國內體育專業人才的責任。這種複雜的網絡關係意味著各方之間須密切合作,以建立一個活絡興盛的體育生態系統。

2017年吉隆坡第29屆東南亞運動會和第9屆東協帕運會

主辦奧林匹克運動會(Olympic Games)、世界錦標賽(World Championships)或區域性運動會(亞洲運動會(Asian Games)、東南亞運動會(SEA Games))等大型體育賽事是許多國家的夢想,然而這些賽事往往需要承辦單位投注大量心力才得以完成。雖然賽事的籌委會通常是大眾注目的焦點,但在承辦如此大規模的體育賽事時,政府各部門也無法置身事外,其參與之層面可能橫跨賽事綱要計畫所包含的各項準備工作,如預算分配、人力資源、比賽設施、贊助商募集、賽事管理、交通運輸、保安作業,以及其他有助於使比賽順利進行的重要工作。

2017年,馬來西亞再次獲得東南亞地區兩項大型體育賽事的主辦權,亦即第29屆東南亞運動會(29th SEA Games)和第9屆東協帕運會(9th Para ASEAN Games),此兩項比賽皆在吉隆坡舉行。第29屆東南亞運動會於2017年8月19日至30日展開,這是馬來西亞第六次承辦此項賽事,前五次分別是在1965、1971、1977、1989和2001年。在為期12天的賽事中,共進行了38種運動類別、404個比賽項目的競賽活動,並頒發了1,335面獎牌給4,704名運動員及2,376名官員,其中金牌佔404面、銀牌佔404面,而銅牌佔527面。

第29屆東南亞運動會結束後,第9屆東協帕運會緊接著在2017年9月17至23日展開,這是馬來西亞第三次舉辦此項賽事,之前兩次分別是在2001年與2009年。第9屆東協帕運會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該賽事涵蓋16種運動類別、369個比賽項目,且總共頒發了1,079面獎牌,其中金牌佔369面、銀牌佔368面,而銅牌佔了342面。第29屆東南亞運動會和第9屆東協帕運會合稱為「2017年吉隆坡運動會」,此盛事最終在各界的協助下圓滿落幕。

2017年吉隆坡運動會的成功可歸功於背後的管理團隊,該團隊在賽事的前置作業期及賽事進行期間,展現高度可靠且專業的運作管理能力,其組成結構包括一個主要的委員會、全職的賽事秘書處、技術人員,以及最重要的志工團隊。吉隆坡運動會管理團隊之所以能夠順利且有效率地推動賽事進行,是因為其在成員組成上所採用的概念,一方面能最大限度地利用現有政府官員的專業知識,另一方面則可在約聘人員的僱用及志工的挑選上,排定專業能力和經驗的優先順序。

成立馬來西亞賽事籌委會

在2012年2月舉行的東南亞運動會聯合會會議(SEA Games Federation Meeting)上,馬來西亞獲得2017年東南亞運動會和東協帕運會的主辦權,而早在2013年,相關的準備工作便已悄悄展開。


第29 屆東南亞運動會暨第9 屆東協帕運會

2013年10月,出席內閣會議的各部門皆同意應儘早著手準備賽事的前置工作,馬來西亞政府為此成立了馬來西亞賽事籌委會(Malaysia Organizing Committee,MASOC),象徵著賽事邁入規劃階段。新設立的籌委會由16個小組委員會組成,並由青年及體育部部長擔任主席。組成這些小組委員會的相關部門與機構,其核心職能和專業領域皆不盡相同,例如,馬來西亞陸路交通局(Road Transport Department)掌管交通運輸小組委員會;財政部(Ministry of Finance)職掌財政小組委員會事務;馬來西亞皇家警察(Royal Malaysia Police)則負責管理交通安全小組委員會。為籌備於吉隆坡郊區舉辦的蘭卡威(Langkawi)風帆競賽及登嘉樓(Terengganu)馬術比賽,馬來西亞政府另設立兩個地方管理委員會。2017年吉隆坡運動會的綱要計畫中,馬來西亞賽事籌委會的設立可說是最關鍵的要素之一,而為了確保賽事的專業性及提升馬來西亞的國際形象,該籌委會早在比賽三年前便已開始著手準備相關工作。另一項由青年及體育部主辦的大型體育賽事─環蘭卡威自行車賽(Le Tour de Langkawi)─也採用了相同的組織模式。


2017 年吉隆坡運動會志工

馬來西亞賽事籌委會全職秘書處

在主要的籌委會下,另成立一個常設的MASOC 秘書處,該秘書處由148名全職人員組成,負責兩個大型賽事的管理工作。這些經驗豐富的職員大多來自青年及體育部,以及該部門轄下的主要機構,他們擅於運用自身的專業知識來管理體育賽事活動。財政部亦有職員在此提供財政事務諮詢服務,而其中還有一部份的員工屬於約聘人員,這些人員是因為其專業背景,以及在國家體育協會的舉薦下,而被聘請至MASOC秘書處工作。許多退役運動員也在僱用名單之列,他們不但具有比賽方面的經驗和熱忱,同時也在其各自擅長的體育領域中,擁有相關的技術專業知識。

技術人員

技術人員在確保賽事順利進行上功不可沒。第29屆東南亞運動會的技術人員名單,基本上是由馬來西亞奧會(Olympic Council of Malaysia)偕同國家體育協會共同選出。第9屆東協帕運會技術人員的選定也是依循相同模式,由馬來西亞帕奧會(Paralympics Council of Malaysia) 與國家帕運協會(National Paralympics Sports Associations)合作共同選出。由於這些比賽需要熟知特定體育項目的技術人士,因此在挑選2017年吉隆坡運動會的相關人員時,特別看重其過往的名聲和經驗。

志工招募

僅憑籌委會、秘書處和技術人員,並不足以應付管理大型體育項目所需的人力資源及配置。與其他許多賽事一樣,2017年吉隆坡運動會管理團隊所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便是人員不足問題。然而,志工招募活動不但成功地解決了這個困境,也在其後的賽事進行期間,確保各項業務順暢運作。總計有8,202名志工參與2017年第29屆東南亞運動會,而2017年第9屆東協帕運會則有3,952名志工到場支援。

志工招募活動是透過網路平台進行,有興趣的民眾可以填寫線上申請表,簡單介紹自己的背景資訊和經歷。這些訊息接下來會經過志工篩選程序,以找出每個角色及任務的最佳人選。在提出申請的55,402名人選中,最終挑選出約13,000名志工,這些志工分別代表不同的出身背景,其中包括公務員、軍人、退休人員、私人產業職員、家庭主婦和學生,他們各自被分配到能夠充分利用其技能和經驗的工作崗位。通過申請階段的志工須經過兩個主要的訓練階段,在第一階段的一般訓練中,志工會學到責任義務、公共關係、自主判斷和其他主題;第二階段則是針對其負責的職務進行特定訓練。訓練內容是由馬來西亞國立大學(Malaysia National University)一手設計,並經由經驗豐富的指導員加以調整與修訂,這些指導員自1998年的大英國協運動會(Commonwealth Games)和2001年的東南亞運動會以來,便持續負責志工訓練及培育工作。


MASOC 志工招募計畫。照片來源:馬來西亞賽事籌委會

反暴力特遣部隊訓練

在這樣大型的賽事中,運動員、官員、贊助者和粉絲的保安工作是決定賽事成敗的關鍵要素。馬來西亞皇家警察因其專業能力而被選定為保安小組委員會的主導單位,馬來西亞首相署轄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under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則擔任輔助的角色。為因應保安需要,由警察總長出任主席的反暴力特遣部隊於焉成立,該部隊進行過六次維安演習,這些演習分別模擬四種不同的動亂情境,其中包括群體暴動、自殺炸彈客、汽車炸彈及撤離行動。演習的目的是為了確保在緊急狀況之下,賽事的保安部隊能夠隨時做好準備,並採取必要的維安措施。

賽後檢討

多虧有這些專業人員的參與,馬來西亞才得以成功舉辦第29屆東南亞運動會和第9屆東協帕運會,以及其他國際性的體育賽事。從最初的準備階段到比賽正式落幕,每個工作人員所習得的經驗皆至關重要,這些經驗還可進一步提升其能力和名聲。在此脈絡下,由於大多數的工作人員皆為公務員出身,賽會所提供的訓練課程讓他們從實際的籌辦作業中,學到有意義的管理技巧;而身為管理團隊一分子的約聘人員,也從成功舉辦賽事的經驗中,獲益良多。

結語

只靠單一組織之力無法成功舉辦大型賽事,必須動員社會的力量才有可能達成,其過程中不但需要利害關係人的全力投入與合作,政府也必須給予強力的支持。在決定是否爭取大型體育賽事的主辦權之前,有意承辦的經濟體得先確認其根本目標,以及衡量其自身的能力。可採取的做法是進行可行性研究,以確定在各方面是否已做好準備,量測的項目包含政治形勢、財力、公眾接受度、體育設施可取得性,以及最重要的人力資源。